濒临退圈

孤灯挑尽未成眠

【EA】乱七八糟的段子(24.并肩作战)

*文力小天使已经离我远去

*OOC

*结局仓促几乎算是烂尾

24.并肩战斗

某一次Altair去执行任务。

这个任务棘手得很,先前已经有好几个刺客死在这个任务里了。暗杀目标警惕性很高,而且住所附近的守卫数量非常多——据情报说估计会有上百人。

总之就是非常麻烦,而且最好不要被发现:目标的城堡里遍布着机关和暗器,一旦被发现就算是神也得被射成筛子。

Altair成功地避开了数目众多的守卫,利用勾索爬上了三楼的目标房间——这还得感谢这年代久远的城堡,光滑无比的石砖在海风和岁月的共同作用下裂开甚至碎掉,这让Altair找到了着力点从而爬上三楼。

他轻手轻脚地跳下窗台,不发出一点声音,袖剑弹出,他慢慢走近目标,准备让袖剑亲吻目标的脖子——

目标突然睁开眼睛,嘴角勾起的笑容让Altair后背发冷,他下意识地转身就跑,然而他脚下的地面却凭空消失,他甚至连用勾索勾住吊灯的机会都没有就掉进了黑暗之中。

摔到硬实地面时的冲击力让Altair生生吐出一口血来,他忍着背部的疼痛和嘴里不断上涌的铁锈味迅速爬起来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黑暗永远不是鹰眼的阻碍。Altair清晰地看到了四周的一切,这里应该是个牢笼,潮湿而暗无天日,不知名的恶臭弥漫在狭小的空间里,地上还有血迹——可能就是他的刺客同胞们的。

Altair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能让他逃出去的破绽,连脚下都是冰冷坚硬的花岗岩。

或许可以从上面出去?Altair抬头看看天花板。

没有任何空洞,完整的天花板。

又大意了。Altair想。

他盘腿坐在地上。Altair知道干坐着等死不是他的风格,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除非他化身为鼹鼠,不然他会飞也出不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Altair都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脚步声从黑暗中响起,Altair瞬间从地上弹起来,警惕地看着来人。

那是他的目标,手里掣着烛台,嘴边噙着一抹冷笑。

“Altair Ibn La Ahad.”目标阴冷的声音流淌在狭小的空间里,“可惜了。”

轻微无比的破空声,Altair只来得及回头就已经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他很快就全身无力,只能瘫软在地上。

该死的,是麻醉针。

“把他的装备拆下来,”目标转身离开,“刺客大师还有点用,不能让他自杀。”

Altair咬牙切齿,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他的袖剑飞刀勾索之类的还是被拿走了。

希望下一个刺客聪明点。Altair想。别像我这样被自己蠢死。

Mailk要是在的话一定会一脸嘲讽地说着novice吧……嗯……但是他早八百年就死了。

他想起了他的后辈们,Ezio,Kenway一家子,Arno,Jacob。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传奇。

你们的先祖不行了。Altair嘲讽地笑笑。人得服老。

……

也许是几天或者是几周之后,Altair终于听到了除了他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地板塌陷的声音。Altair闭着眼睛想。太好了,总算有人陪我一起死了。

随着一阵铁索碰撞的声音,一个身影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不对兄弟,你的勾索怎么这么长。

那个刺客扑了上来,猛地把Altair压在身下,Altair皱着眉正想推开,一股熟悉无比的味道闯进了他的鼻子。

Ezio。

“看来你跟我一样蠢,”Altair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得了,我们可以一起死了。”

“Altair……”Ezio呢喃着,手臂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这里没有优待俘虏的政策。”Altair低声说道。

Ezio蹭蹭Altair鼻尖,“抱紧了。”

他手腕一翻,铁索迅速收回,两人转眼间便出现在目标的房间里。

Ezio拆下自己的一把袖剑递给Altair,“亲爱的,你的装备我没找到,没办法了现在,将就一下。”

Altair接过袖剑,反手拔出他背上的短刀,率先跑出了房间。

果不其然,两人一出去就被人围住了。

Altair这么多天来的愤怒终于得到了宣泄,他一手抓着短刀格挡,顺手割开守卫的喉咙,左手的袖剑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所到之处都是一大片鲜血。

Ezio仗着自己穿着Altair那套神装在人群中挥舞着长剑,丝毫没有一个刺客应该有的样子。

直到两人杀到手软,累得几乎瘫在地上时,大厅里的活物终于只剩下他们。

“怎么这么少?”Altair喘着粗气问,“其他守卫呢?”

“不知道,”Ezio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Edward他们也来了,估计是被他们杀光了吧。”

Altair失笑,走过去拉起Ezio。

“走了,还留在这干嘛。”

这段子可真长

评论(5)
热度(6)
©孤灯挑尽未成眠 —— Powered by LOFTER